•     每天上班累的头晕恶心,据说将持续到年底。然后,有个领导来调研人力资源了,恰好呢,这一天上班的人出奇的少,都去世博会了,偏偏活还是一样的多……同志们啊,使劲作啊,在领导面前不是干活说话到嗓子哑就是忙得什么也顾不上脚不沾地,最不济也是痛心疾首的说,那些老同志,每天都居然要干到半夜十二点啊……

        今天这个领导一脸愁容的回去了,实在是深深的为我们的忙碌而发愁……两个月之后,等新来的分配了,我们科肯定要人丁兴旺了……

        国家公务员报名的职位列表上,我们科室后面有个备注:要求身体强健。不然怎么朝九晚十二啊。

  •     海水侵蚀干渴皴裂的大陆架,焦黑色的大陆罅隙涌出海浪击打的泡沫。你站在浪边,不顾烈风的呼啸,只当那是自己的世界。

        这是我蜷缩在火山口中想象出来的世界边缘。冰冷的雨大滴大滴落在岩石上,发出嘶嘶的声响瞬间化作蒸汽,飘向远方汇入世界尽头的云。这是没有彻底死亡的火山口,这是浑身冰冷,脚底炙热的火山口。岩砺伤人,攀爬几次后就已放弃逃离这火山口,在岩石逼仄处幻想世界尽头的模样,那火山喷发后一般的世界边缘,符合自己想象的尽头。

        或许,真正的世界边缘并不是这般模样。也许花开遍野,也许只是一间小屋子。

  • 2009-12-16

    新片预告 - [流水]

        事实证明:我就是懒死的。今年出去玩了几趟,居然都没有整理上来~现在准备陆续整理下,不日发行。估计就没法按照出门的顺序来了,最早的都是春天的了……整理照片果然是大工程,其实都是些到此一游照没啥好看的,但是瘸子里面挑将军也要挑啊,而且相册空间有限啊,我估计两个月的空间都放不下,只好慢慢来了,争取下个月,也就是来年能大致把照片都传上去……

  •  

        上次说是打甲流疫苗但是其实却是打一般流感疫苗,恰好我又流感就没打。今早突然接到通知叫立刻去打甲流疫苗,这次去到一看,果然是了。我这人吃药打针特别谨慎,总是仔细研究说明书,于是要了张说明书研究,但是看了之后觉得那个囧啊~且不说说明书后面“暂定”两个大字,而且这个药从研制到上市居然只有880例临床试验~从内心觉得不靠谱啊不靠谱~仅几百例的临床试验就看出这个药上市是多么匆忙了,况且说明书里面的不良反应发生率也挺高。不过这药貌似还没公开对社会使用,一般人貌似还是不能注射的,既然名额摊到我了,我这么不靠谱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机会滴~~不过打针那间屋,一般人第一次去都会下一跳,叫艾滋病资讯室,不知为啥拿来打疫苗。艾滋病检测是免费的,恰好我又有点喜欢抽血的恶趣味,上次来的时候非要做个艾滋病检测……医生一开始很紧张的询问了我一些问题,我说,没有,全都没有,我就是喜欢做检测而已……医生虽然囧但是还是给我开了化验单,无奈别人都在等我回去了,没能来得及抽血,抱憾啊抱憾~

        拷照片的时候发现我手机里还有这么张很古老的图,是我上班的时候顺着随手拿的水晶的纹路乱画的 。一直觉得手机拍照效果很烂,这么看来还是不错的。